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5588050.com >

2021上半年心血管疾病指南和共识汇总(附全文链接)

发布日期:2021-07-17 16:19   来源:未知   阅读:

  大丰收高手论坛资料,2021年已过半,我们一起来盘点一下上半年发布的心内科指南和共识。以下精选30篇,供大家临床参考。

  新版指南保留了2017版通俗易懂、可操作性强的特色,并在管理要求、血压测量、降压目标值、综合干预管理等方面进行了更新,以保证指南的时效性和科学性。

  临床常用的降压药物主要包括ACEI、ARB、CCB、利尿剂和β受体阻滞剂五大类,另外还有α受体阻滞剂、直接血管扩张剂、交感神经抑制剂等等。不同的临床情况应该如何选择呢?

  慢性心力衰竭包括射血分数降低的心衰(HFrEF)和射血分数保留的心衰(HFpEF)。指南推荐的HFrEF治疗药物主要包括利尿剂、ACEI、ARB、ARNI、β受体阻滞剂、MRA、伊伐布雷定和洋地黄类药物等8类。

  急性心力衰竭治疗原则为减轻心脏前后负荷、改善心脏收缩与舒张功能、积极去除诱因以及治疗原发病变。急性期通常采用静脉给药,根据患者的收缩压和肺淤血情况,选用利尿药、血管扩张药和/或正性肌力药、血管收缩药。

  稳定性冠心病(SCAD)主要包括3种情况,即慢性稳定性劳力型心绞痛、缺血性心肌病和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ACS)之后稳定的病程阶段。对于稳定性冠心病患者,参照现行指南,治疗性生活方式改变、最佳药物治疗和康复应为其首选治疗手段;血运重建应根据个体化评估结果选择,严格掌握适应证。

  稳定性冠心病包括3种情况:慢性稳定性劳力型心绞痛、缺血性心肌病和ACS之后稳定的病程阶段。稳定性冠心病患者药物治疗有两个目的,即缓解症状和预防心血管事件。稳定性冠心病的治疗药物包括缓解症状、改善缺血的药物和改善预后的药物。

  心脏康复是指应用药物、运动、营养、精神心理及行为干预戒烟限酒五大处方综合性医疗措施,使心血管疾病患者获得正常或者接近正常的生活状态,降低再发心血管事件和猝死风险,尽早恢复体力和回归社会。心脏康复为心血管疾病患者在急性期、恢复期、维持期以及整个生命过程中提供生理⁃心理⁃社会综合医疗干预和风险把控,涵盖心血管事件发生前预防和发生后治疗与康复,是心血管疾病全程管理和全生命周期健康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STEMI)的治疗原则是尽快恢复心肌的血液灌注,挽救濒死的心肌、防止梗死面积扩大,保护心功能,及时处理严重心律失常、泵衰竭和各种并发症,防止猝死,使患者不但能度过急性期,且康复后还能保持尽可能多的有功能的心肌。

  STEMI的药物治疗针对其临床表现和发病机制,主要包括镇痛、溶栓治疗、抗凝治疗、抗血小板治疗、抗缺血治疗及调脂治疗、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抑制剂等改善患者预后的治疗。

  非ST段抬高型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NSTE-ACS)根据心肌损伤生物标志物测定结果分为非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NSTEMI)和不稳定性心绞痛(UA),后者包括静息型心绞痛、初发型心绞痛、恶化型心绞痛和变异型心绞痛。NSTE-ACS治疗策略包括药物治疗和血运重建,应根据危险分层制定治疗策略。

  NSTE-ACS患者治疗策略包括药物保守治疗和血运重建治疗,血运重建治疗包括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PCI)和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CABG)。与STEMI患者需尽早进行再灌注治疗所不同的是,NSTE-ACS患者应根据危险分层采用保守或血运重建治疗。

  NSTEMI的药物治疗主要是减轻心绞痛症状、延缓疾病的发生和发展为主,包括抗缺血治疗、抗血小板治疗、抗凝治疗及调脂治疗、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抑制剂等改善患者预后的治疗等。

  不同病因的胸痛表现多样复杂,风险各不相同,处理也因病而异,若处理不当会延误治疗导致严重后果。因此,基层医生需迅速辨别胸痛性质、准确评估风险,以确保高危胸痛患者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应重点识别由致命性危险的疾病导致的胸痛,对于这部分胸痛患者应在紧急处理后及时转往上级医院进行诊治。紧急处理包括保持气道通畅、心电监护、吸氧、建立静脉通道、维持呼吸与循环稳定及止痛等对症处理和药物治疗。

  早搏又称期前收缩,是指在规则的心脏节律的基础上,异位起搏点发放冲动而提前发生的心脏搏动。按照发生的部位,分为室性早搏、房性早搏和交界性早搏。几乎所有的心脏疾病患者和90%的健康人群均可出现早搏。早搏患者该如何用药?

  抗凝、心室率控制和维持窦性心律是房颤治疗中的三个重要的策略。房颤的主要药物治疗包括预防患者发生卒中风险的抗凝治疗,改善患者症状、降低心室率的药物治疗,以及恢复并维持窦性心律的抗心律失常药物治疗。

  对于急性发作,迷走神经刺激无效时首选静脉推注腺苷,腺苷无效时可静脉使用维拉帕米、地尔硫䓬、普罗帕酮。

  导管射频消融是根治PSVT的有效方法,成功率高,并发症少,仅极少数患者需长期服药预防复发。口服普罗帕酮或维拉帕米可预防室上速的复发,β受体阻滞剂、地尔硫䓬、胺碘酮等药物为可备选的二线用药。如存在预激综合征,避免使用β受体阻滞剂、地尔硫䓬、维拉帕米和地高辛。

  室性心动过速包括非持续性室速(NSVT)、持续性室速与室颤等。不同类型的室速,其治疗亦存在差异。指南介绍了普罗帕酮、美托洛尔、胺碘酮、地尔硫䓬等抗心律失常药物的使用要点。

  心脏骤停一旦发生,及时有效的心肺复苏至关重要。心脏骤停发生后4 min内为抢救的最佳时机,尽早除颤,患者的生命极有可能被挽回。心脏骤停的药物主要用在第二次除颤不成功后,在除颤同时给予抗休克药物、抗心律失常药物及酸碱平衡调节药物。

  若监测显示为不可除颤心律(如心脏停搏或电机械分离),建议持续心肺复苏,并尽早静脉推注肾上腺素;若为可除颤心律,经推注1~2次肾上腺素并除颤后仍无效时,可经静脉给予胺碘酮;若患者存在明显代谢性酸中毒或高钾血症,可静脉给予碳酸氢钠。

  心力衰竭是老年人死亡的主要原因。由于老年患者存在多种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多病共存、伴有多种综合征、多重用药及机体功能的自然衰退等特点,其在临床中的诊断、治疗、康复与长期管理与其他人群不同。

  抗血小板是治疗冠心病的关键。在阿司匹林基础上加用一种血小板P2Y12受体抑制剂的双联抗血小板治疗(DAPT)是预防缺血风险升高的冠心病患者心脏及全身缺血事件的基石。如何选择药物?何时启动或停止双抗治疗?DAPT疗程如何选择?共识对于规范DAPT在冠心病中的应用作了详细推荐。

  全面、准确的血压评估对制订高血压诊疗策略非常重要。当前,动态血压监测已成为识别诊断高血压、评估心脑血管疾病发生风险和降压疗效、指导个体化降压治疗不可或缺的检测手段。指南详细介绍了动态血压计的选择与监测方法、动态血压监测的结果判定与临床应用、动态血压监测的适应证、特殊人群动态血压监测等内容。

  降压达标同时降低血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水平是预防和治疗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ASCVD)的基石。《中国高血压患者血压血脂综合管理的专家共识》从临床实践出发,对我国高血压患者ASCVD的危险分层、降压降脂目标、药物选择原则以及依从性提高的策略等给出了具体的建议。

  糖尿病是心血管疾病最重要的合并疾病,心血管疾病是2型糖尿病患者致死致残的主要原因。共识涵盖糖尿病合并心血管疾病(主要包括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病和心力衰竭)的诊断、药物治疗及危险因素管理等相关的临床重要内容,还针对特殊人群如糖尿病肾病、高龄(>75岁)及心血管危重症等患者给出了具体的临床建议。

  文章:《糖尿病患者合并心血管疾病诊治专家共识》发布!130/80mmHg为血压控制目标

  随着心力衰竭患病率和负担日益增加,以及近年来心衰研究的蓬勃发展,心衰定义不明确、缺乏标准化的弊端更加明显。心衰通用定义对于临床医生、研究人员等均至关重要。

  近日,由美国心力衰竭学会(HFSA)、欧洲心脏病学会心力衰竭协会(HFA)、日本心力衰竭学会(JHFS)共同撰写的《心力衰竭的通用定义和分类》发布,该共识得到了中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多个国家心力衰竭学会的认可。共识提出了心衰的通用定义以及新的分期和分类标准。

  2021 ACC射血分数降低型心力衰竭(HFrEF)管理的专家共识决策途径

  1月11日,美国心脏病学会(ACC)更新了射血分数降低的心力衰竭患者管理的专家共识决策途径,回答了关于HFrEF的10个关键问题,相对上一版本做了较大的更新,血管紧张素受体脑啡肽酶抑制剂(ARNI)和钠葡萄糖共转运蛋白2抑制剂(SGLT2i)获得新版共识的推荐。

  更新的建议包括:(1)在不进行ACEI/ARB预处理的情况下先使用沙库巴曲/缬沙坦;(2)SGLT2i用于伴或不伴糖尿病的HFrEF患者。

  6月29日,在ESC HF 2021大会上意大利Brescia大学的Marco Metra教授介绍了2021 ESC/HFA心力衰竭指南的药物治疗更新部分。这是新版指南的首次亮相。两个主要信息:

  ✓射血分数降低的心衰早期药物治疗主要基于四类药物:ACEI/ARNI、β受体阻滞剂、MRA和SGLT2抑制剂。

  ✓根据表型为HFrEF患者提供量身定制的治疗方法,例如病因差异和合并症情况。

  抗凝是房颤管理的重要策略,当前指南推荐首选非维生素K拮抗剂类口服抗凝药(NOAC)。2021 EHRA指南对NOAC适应证、随访管理、合并肝肾功能不全/冠心病/恶性肿瘤/卒中、并发出血、需要紧急或择期手术、老年人/肥胖或低体重人群剂量调整等各个方面做了详细描述及推荐。

  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是治疗老年症状性重度主动脉瓣狭窄的有效方法,目前适应证已扩大到低危和年轻患者。然而TAVI术后血栓栓塞和出血并发症并非少见,因此制定TAVI术中和术后最佳抗血栓治疗方案至关重要。

  对于血脂异常的管理,当前的指南强调尽可能地降低LDL-C水平以预防ASCVD。对于高危和极高危患者,指南强调联合治疗以尽早达到LDL-C目标并长期或终生保持——也就是说,越低越好,越早越好,越长越好。

  急性冠脉综合征患者再次发生心血管事件的风险很高,部分患者在ESC/EAS血脂异常指南中被归为“极高危”,在我国2019CCEP专家建议中则被归为“超高危”,需强化降脂治疗。除了已经使用了几十年的他汀类药物,依折麦布和PSCK9抑制剂也是非常有效的降脂药物,尤其是对于心血管风险非常高的患者。

  对于ACS“极高危”人群,目前的指南和循证医学证据认为,降低LDL-C水平,越低越好,越早越好,越长越好。

  房颤合并射血分数降低的心衰在临床中较为常见,二者具有很多共同的危险因素,合并存在往往使患者的预后更差,需要积极治疗。近日,美国心脏协会(AHA)发布科学声明,对相关证据进行了全面回顾,讨论了房颤合并HFrEF的综合治疗策略,包括抗凝、节律控制、心室率控制、危险因素控制和生活方式干预、最大可耐受剂量的心衰标准治疗等。

  亚洲房颤患者使用直接口服抗凝剂:2021 APSC血栓和出血风险管理策略共识建议

  亚太地区房颤疾病负担比世界其他地区更大。预计到2050年,亚太地区将有大约7200万房颤患者。直接口服抗凝剂(DOAC),又称新型口服抗凝药、非维生素K拮抗剂类口服抗凝药,已经成为维生素K拮抗剂的有效替代药物,用于预防房颤患者的血栓栓塞事件。